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管家婆彩图8883OO >

第71章 遲來一步

发布日期:2019-10-17 14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安陸縣南通夏浦,北達隨、唐,是南郡一處交通要道,所以一年四季往來舟車頻繁,再加上進城買賣的商販、兜售米糧的百姓、北上服役的戍卒,流動人口不少。

  守城門的縣卒打著哈欠說道,火把映照下,他一眼就認出,那駕車的小吏,正是縣獄獄掾的屬下,獄吏樂。

  獄掾乃是獄曹主官,負責訴訟刑獄諸事,獄吏則是其手下的百石小吏。獄掾坐鎮縣城,遇上案件,一般會先派獄吏前往案發地處理。

  所以天還未亮,樂就用緊急憑證,叫開了城門,匆匆帶人出城,眾縣卒紛紛猜測,一定是外鄉又發生什麼案子了……

  他們猜的沒錯,昨夜「人定」時分,夜間宵禁剛剛開始的時候,負責在縣獄值班的樂正趴在案几上呼呼大睡,卻被獄卒匆匆喊醒,說是外面有外鄉亭卒叫門,有緊急案情要稟報……

  樂被吵醒了好夢,本想讓那不懂規矩的亭卒在孰里好好待一晚上,但又想起喜大夫那「公務不得拖延過夜」的嘮叨,只得滿臉不樂意地讓人開門,讓那報案的亭卒進來。

  喜今日休沐,在家安歇,但很快就來到了縣獄。他卻不聽樂、季嬰的口述,也不審問涉案的公士去疾,而是先審閱了湖陽亭長黑夫匆匆寫就的爰書,上面有簡略的案發經過。

  「事件緊急,天亮后請求縣尉發兵相助已來不及,樂,你速速駕駛乘車,帶著季嬰及孔武獄吏一名,出城門趕往湖陽亭,令湖陽亭眾人助你控制朝陽里里監門,再令其交代罪行,以及盜墓賊藏身之所。天亮后,我親自帶縣卒過去,將其一網打盡!」

  「休說你不敢出聲,獄掾說話時,吾等也是大氣都不敢喘啊,一不小心說錯話就要罰抄竹簡二十枚,誰願意啊……」樂心中暗暗腹誹。

  上次見面時,季嬰還是案件原告,這回,他卻已經是一名郵人,大家同屬於體制內的公務員。所以樂也不必隱瞞,一邊駕車一邊笑道:「然也,這怕是十月份開年以來,縣獄接到的第一大案了!」

  且不說難得一見的匿名投書,也不說身為里監門,與盜賊勾結的醜聞,就說那些盜墓賊人。樂分明記得,前幾日,郡里才下發了文書,郡守聲稱,南郡的盜墓發穴已經太過猖獗,必須治一治了!

  冰凍三尺,非一日之寒,南郡的盜墓源遠流長,可不是這幾年才有的。遠的,可以追溯到伍子胥挖楚平王陵墓,鞭屍三百的故事。近的,也能追溯到五十多年前,秦將司馬錯入夷陵,一把火燒了楚國歷代先王陵寢……

  那場江漢易主的戰爭中,不少楚王、楚貴族的墓被秦軍破壞,許多陪葬品流出,乘火打劫的盜墓賊們因此發了大財,他們食髓知味,從此就盯上了遍布各地的楚貴族墓,開始瘋狂盜挖。

  雖然捫心自問,對那些楚貴族的墓被盜,像樂這樣種出身平民的秦吏,都會幸災樂禍地說一句「盜得好!」可盜墓再怎麼說,都是傷天害理的事,並被律令明確禁止。戰爭期間的破壞是一碼事,和平時期的保護又是一碼事,不管盜的是秦人之墓還是楚人之墓,都該抓起來狠狠處罰。

  如今,郡上文書才下發幾天,安陸就出了一樁盜墓案。六盒宝典图库2018。若是能破獲,對安陸獄曹是大好事,若不能破獲,讓盜墓賊跑了,那就得被郡上斥責了,說不定還會扣勞績呢……

  說話之間,天色已經漸漸亮了起來,待到太陽完全躍出東方時,樂他們駕駛的馬車,也抵達了湖陽亭亭部外……

  真是湊巧,亭長黑夫剛剛換了一身衣裳,聽到外面的車馬聲,便走出亭舍,朝著樂作揖笑道:「令吏,許久不見了!」

  樂跳下馬車,都來不及回禮,便拉著黑夫的胳膊,急促地交待道:「你請示之事,獄掾已經知曉了,此案非同小可,他特地派我前來處理。你且速速去讓亭卒集合,挑選兵器,一刻后便隨我出發。」

  樂理所當然地安排道:「你我先去朝陽里,將那裡監門拿下,再審問他,從他嘴裡撬出盜墓賊藏身之地,之後再……「

  言罷,樂又想起什麼來,開始勉勵黑夫道:「說起來,黑夫雖然是第一次當吏,卻手段老道,謀划機智,不但想辦法揪出了匿名投書者,還隱匿了逮捕他的真實原因,未讓朝陽里里監門起疑心。」

  他拍了拍黑夫的肩膀笑道:「現如今,你這亭長該做的事已經完成,接下來,只需要按照縣裡的指示行事了!」

  樂的心腸很好,覺得黑夫剛上任幾天就遇上這種大案子,縱然他有勇武,知律令,也會有些手足無措。聽聞自己來主管此案,全程負責制定緝捕計劃,黑夫應該會鬆口氣,如釋重負吧?

  樂說話速度太快,不給人留絲毫的縫隙,黑夫連連張口幾次,都沒找到說話的機會,只得無奈地含笑聽著。

  「唉,只希望那裡監門還未起疑潛逃,更希望他知道賊人藏匿之所……我雖然天未亮就趕過來,終歸是晚了些,就怕那些賊人狡猾,已經掘完墓連夜跑了。」

  卻不料,滿身血污的東門豹從門裡竄了出來,大喊道:「黑夫,那盜墓賊和里監門,我都已經在院子里綁好了!」

  黑夫只得朝樂拱手道:「令吏,我都沒來得及說,那些盜墓賊,連同朝陽里里監門……都被我連夜捉來了!人贓俱獲,一個不少!」